topPic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古华人物 > 革命烈士

土地革命时期

(发稿时间:2005-04-29 02:42:20 点击数:42719)

沈志昂(19061928年)

沈志昂,又名益丰,字驹若,今江海乡沈陆村人。14岁在县立第二高小上学时,适逢五四运动爆发,被推为演讲员,手执小旗,上街进行反帝反封建宣传。同年,考入上海中华职业学校机械木工系学习。该校停办后一度失学。18岁入江苏省立第四中学(太仓中学)高中部。

两年后,上海发生“五卅”惨案,他带头组织同校学生罢课,反对帝国主义的罪行,晚上露宿街头。事后,校长章行亮(赋刘)借口经费困难,高三停办,将其开除出校,沈遂旅居上海。期间,乘回奉探亲之机,携带反帝标语张贴于新寺镇等地。10月,考入私立上海南方大学附属中学,次年6月高中毕业后,在上海举办暑期工人夜校,10月至本县县立第一女子学校和本县师范学校代课,宣传妇女解放等革命道理。

该年底,离别妻女,毅然奔赴武昌,考入中央军事学校政治科学习。在武昌,曾参加宣传队去农村宣传北伐胜利的消息。民国16(1927)5月间,在纸坊土地堂参加讨伐夏斗寅叛乱的战斗。7月,随部乘轮赴九江,准备参加南昌起义,因部队受到张发奎的阻挠而未赶上。12月,与所在第四军军官教导团第三连一起参加广州起义。起义失败后,随部队到达广东省海陆丰地区,编入海丰工农革命军第四师第一团第四连。次年春夏间,在解放惠来县城时左手被打断,由战友王略扶下战场,送至陆丰县碣石溪农民协会收容所包扎,不久牺性。

 

李主一(18921928)

李主一,原名李宪章,曾用名李羔,奉城洪庙老李家埭人,出身于地主家庭。

幼时在家乡读完私塾和小学,继入上海同济医工专门学校(同济大学前身)附属中学(一说南洋公学)。毕业后回家乡办学,曾任竟成小学(今集成小学)校长。辛亥革命后,李接受民主主义思想,加入孙中山领导的中国国民党,写诗抨击军阀混战。曾经去苏北从事垦荒。民国14年入上海大同大学读书。在校期间,经林钧介绍,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。

民国15年七八月间,李离校回到奉城,筹组国共合作的国民党第一届县党部,并任执行委员。此时,他常不顾个人安危,秘密往来于上海与奉贤之间,从事革命活动,在奉贤组织农民协会,发动农民、盐民与渔民,积极开展各种斗争。

民国16年,蒋介石发动一二”反革命政变后,国民党右派改组本县县党部,李主一被解职。7月,李受中共党组织指示,邀集刘晓等地下党员来奉,先在南桥举办暑期教师训练班,旋于奉城潘公祠内,指资创办私立曙光初级中学。李自任校董。并先后任中共曙光中学支部组织委员、中共县委组织部长等职,常带领师生深入到农民、盐民中,开展反封建斗争。在校内,李等秘密宣传马克思主义,教唱《国际歌》。

民国173月,曙光中学被封之前,李主一在上海某地下联络站送信时,因该站已被敌人破坏而不幸被捕,先后羁押于榆林路巡捕房、戈登路巡捕房和国民党淞沪警备司令部。敌人使用老虎凳、棍棒、电烙等毒刑,李始终坚贞不屈,严守党的秘密,保护上海总工会沪西特派员董锄平等安全脱险。李被捕后,党组织多方设法营救,终因县政当局及土豪劣绅的百般阻挠而末果。

在龙华狱中,其妻前往探监时,李嘱咐她“我为革命而死是光荣的,要抚养好孩子,并替我在曙光中学操场后面买两亩田,就把我葬在那里,墓旁立块石碑,碑上题‘死得其所’四个字,这样我虽死犹生”。民国17621日黄昏,李被敌人判为死刑。临刑前,李写信给战友,勉励其不要离开组织,要为党好好工作;并将所剩衣物一一赠给李逸民等同监难友。20分钟后,李主一被枪杀于龙华狱中。

 

赵天鹏(19031928)

赵天鹏,原名长生、汀洋,今南汇县泥城乡横港村人,地主家庭出身。其父赵来法爱财如命,赵天鹏却从小助人为乐,读书时常将自己的生活费分出一部分接济穷苦同学。

赵在南汇县立第六小学(大团小学)读书期间,受教师林钧影响,开始接受革命思想。入川沙简易师范后,又受到共产党人周刚直、王剑山的熏陶。虽遭父亲百般阻挠,甚至将其锁于家中,但他毫不犹豫积极投身革命。

民国15年九十月间,赵天鹏随同赵正林、周大根、宋益三、郭君毅(又名郭毅)等人结伴到达武汉。赵于次年春进入前敌总指挥部政治训练班学习。约4月间,政训班结业后,被分配到贺龙领导的北伐军独立第十五师,任赵一凡连的司务长。蒋介石、汪精卫相继叛变革命后,赵随部队参加八一南昌起义,后转战南下至广东、福建交界处的汕头。起义军失败后,赵克服重重困难,于同年8月底、9月初回到家乡。10月,经林钧、赵正林介绍,在本县曙光中学加入中国共产党,公开身份为南汇县鲁家汇县立观涛小学教师。

民国17616日,赵奉命与周大根、唐兰生一起,前往本县四团镇镇压恶霸地主张沛霖。撤离张宅时,赵、唐与周大根失散。当夜路过泰日桥镇时,赵、唐与镇上巡长马鸣歧等相遇,在搏斗中因寡不敌众而被捕,当夜押到县公安局。公安局长龚赞尧审问时,赵面无惧色,无一口供”(当时报刊语);后见事情难免暴露,就公开宣布自己是共产党员,张乃自己一人所杀,与唐兰生无关,余者坚不吐口。赵被押往淞沪警备司令部后,地下党组织曾派人两次前往探望,他明确表示:无论后果如何,我决不会做出亏心事来。”630日,赵被押回南桥西街县政府看守所。

同年72日,赵身穿短衫、长裤,被押往四团刑场。在奉城至四团的路上,赵镇定自若,一路宣传革命道理,揭露敌人罪行,并不时高唱《国际歌》。在今四团乡卫生院前银杏树下,赵高声说:我相信国民党一定不会长久,共产党一定能够成功。临刑前,高呼打倒蒋介石中国共产党万岁等口号,以至行刑的刽子手都吓得发抖。

 

冯银楼(18991929)

冯银楼,又名阿五,今庄行乡姚泾三队人,素以木匠为业。民国15年参加农民协会。两年后,由唐一新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,任中共庄行支部委员,积极参加庄行农民暴动。暴动后,与唐一新、吴大龙等继续在奉贤、松江、南汇县交界处开展游击活动。民国1831(农历正月二十日),在邬桥西牛桥头一农民家中,被松江县叶榭镇水警队发现,他人脱逃,冯却被捕。先后关押于闵行、松江等处,受尽毒刑。同年523(农历四月十五日)被杀害于叶榭镇。冯被捕后,家中瓦房5间、草房6间被国民党军警焚毁殆尽。

 

唐一新(19021931)

唐一新,又名唐焕然、唐稍,今庄行乡姚泾村人。幼年就读于庄行小学,毕业后至三官堂习医小儿科,后随父唐斐均(本仁)在庄行镇上开业行医。为人厚重,给穷人治病常不取诊金。民国15年,在庄行地区积极筹组农民协会,鼓励农民要组织起来,把土豪劣绅、地主打倒。蒋介石发动反革命政变后,农民协会被迫解散,唐加入中国共产党。

民国17年六七月间,他再度秘密组织农民协会,并扩大党的队伍。此年,唐任中共奉西区地方委员会委员兼庄行支部书记。在刘晓领导下,积极参与庄行暴动的组织发动工作,秘密运送武器和宣传品。在次年121日举行的庄行暴动中,唐表现勇敢。暴动后,与冯银楼、吴大龙、吴三龙等带领20余名起义农民,在奉、松、南等县交界处开展游击活动,继续打击土豪势力。一个月后暂时撤至上海。期间,在本县东乡和南汇、川沙等地继续从事革命活动;曾与唐惠莲等装扮成表兄妹,至漕河泾监狱探望被捕的战友。

民国19123日,在邬桥西张家塘活动时,为庄行警察第二分队所捕。被捕后镇定自若,途经庄行镇时含笑与熟人打招呼。后囚于本县看守所。民国20130(县长沈清尘任内),唐被枪杀于南桥镇东百家坟刑场(今江海粮油厂址)。临刑前,赋诗七律两首,一路高唱《国际歌》,呼喊共产党万岁打倒国民党等口号。平日善画画,爱好篆刻,有作品《金石成绩》留世。

 

唐兰生(19101932)

唐兰生,原名苏根清,又名阿雄头,平安民福人。因自小给唐姓人家作养子,故改为唐姓。民国17年左右,由赵正林、刘晓介绍,加入中国共产党,曾任中共浦东县委交通员。在南汇县鲁家汇观涛小学以校役身份作掩护,从事革命活动。同年616日晚,偕赵天鹏、周大根同赴四团镇处决恶霸张沛霖,负责警戒与接应。完成任务后,与赵同撤至泰日桥镇时,落入巡警之手,当夜被押到县公安局,后解往淞沪警备司令部。被判有期徒刑12年,经上诉减为8年。3年后,因受折磨而病逝于苏州监狱。

 

吴大龙(18991932)

吴大龙,原籍南汇大团,后随父母逃难至本县邬桥牛桥落脚。十二三岁起,即给人家做短工、当长工。20岁时结识唐一新。民国15年,由唐介绍参加农民协会,任农民赤卫队负责人。北伐军到达本县前夕,与其弟吴三龙等组织农民斗争土豪劣绅,去财主家吃大户。民国17年六七月间,不惧白色恐怖,重新参加农民协会。二三个月后,经唐一新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,任庄行支部委员。庄行暴动前,曾按照上级指示,秘密运送枪枝,暗中联络群众,积极参加暴动前的准备工作。暴动后,与唐一新等人一起坚持在奉、松、南等县交界处,继续打击土豪地主,一个月后撤至上海。旋调南汇六团、三团及本县四团等地工作。同年4月间重回庄行,仍以帮工为掩护坚持斗争。不久因地主告密而遭逮捕,先后拘押于南桥看守所、淞沪警备司令部等处,被判无期徒刑后送至漕河泾监狱拘禁。在狱中,继续保持高昂的革命斗志,努力学习文化知识。民国19年春节前,在监狱中共地下组织领导下,为反抗狱方的政治迫害和生活虐待,与难友们共同进行绝食斗争,历时3天。后移送苏州陆军第二监狱,不断受到狱方的吊打和饿饭。民国21年抱病参加绝食斗争,省下伙食费捐给上海·二八事件中的抗日将士。终因饥病交加,殉难于狱中。